admin July 19, 2022

Beijing, China, July 19, 2022 – (SEAPRWire) – “我想,我是彻底的女权主义者了”,站在喀什噶尔古城的人流中,阿雅偶然看到美国废除堕胎法案的新闻,在强烈的冲击下,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无论在哪里,女性都应拥有与男性平等的权利”。

尽管来自非洲传统的穆斯林家庭,但阿雅内心似乎在逐渐“觉醒”,不断孕育出与男权“抗争”的冲动。第一次“抗争”是2018年,她不顾父亲反对,到中国浙江师范大学学习中文。第二次“抗争”,是参加学校组织的“走进新疆,感知中国”考察中国国情活动。母亲得知她要去新疆吓坏了,她听到太多新疆的负面信息,“你会被抓起来的”,母亲央求阿雅别去。她理解母亲,但她依然选择独立思考,去观察中国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区的真实状态,并发掘那些同样在“抗争”的平凡女性。

在乌鲁木齐的新疆艺术剧院大厅,阿雅遇见了古丽,她穿着维吾尔族舞蹈服,演绎着十二木卡姆的舞蹈,像一只优雅的天鹅,惊若天人!古丽视舞蹈如生命,每天在这座耗资十几亿修建的宫殿里跳舞,感觉自己是公主,她渴望永远站在舞台中央。但家人不断催促她生育儿女,这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最终,爱情让丈夫与她达成妥协。“三年内,我会在舞台上,把青春献给事业;三年后,我会考虑为爱人生几个孩子”。古丽还说,“我正在练习汉语,未来会去上海开舞蹈工作室,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帕尔汗身着传统服饰坐在喀什古城自家老房前,与身后有着千年历史但被保护完好的维吾尔族建筑群交织呼应。她看着来往的游客,内心复杂,她反感年轻女孩们清凉的穿着、艳丽的妆容和潮流的发型,她大声喊“这不符合传统”,但没有用,女孩们喜欢尽情展示自己的美。经济发展在极大改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对传统道德秩序形成了巨大冲击。阿帕尔汗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她独自与之做着抗争。

夜晚的喀什古城,人流如织,小贩大声招揽着生意,除了人们还戴着口罩,丝毫不见疫情的影响,更没有所谓安全问题。阿雅想起母亲的担忧,觉得可笑。土库曼斯坦男生云飞扬外形俊朗,总吸引人来合影,帕提曼似乎是最大胆的一位。这位俊美的姑娘拦住了他,要求互加微信,邀请他去酒吧喝果汁。他们用中英文自如而热烈的交流,彼此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各国的现代女性普遍遭遇着来自社会、家庭和传统的束缚和压力,有人在妥协,有人在挣扎,有人在实践着漫长的革命。在阿雅看来,新疆女性无疑是幸运的,她们的独立人格和主体意识不断提升,在社会快速发展中始终保持自信,自由地展示着女性魅力,自由表达着喜欢与厌恶,自由地选择接纳或拒绝,在各自的“抗争”中赢得了地位与尊重。

The article is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content provider. SEAPRWire ( https://www.seaprwire.com/ ) makes no warranties or representations in connection therewith.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cs/at/SEAPRWire.com

Sectors: Top Story, Daily News

SEA PRWire: PR distribution in Southeast Asia (Hong Kong: AsiaExcite, EastMud; AsiaEase; Singapore: SEAChronicle, VOASG; NetDace; Thailand: SEAsiabiz, AccessTH; Indonesia: SEATribune, DailyBerita; Philippines: SEATickers, PHNotes; Malaysia: SEANewswire, KULPR; Vietnam: SEANewsDesk, PostV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