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ns May 15, 2024

(SeaPRwire) –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誉为短篇小说大师的爱丽丝·芒罗于92岁离世。

加拿大出版商企鹅兰登书屋的一位发言人说,芒罗于201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她周一在安大略省波特希尔的家中去世。多年来芒罗身体状况不佳,她常说想退休,而2012年出版的短篇集《亲爱的生活》似乎成为她最后的作品。

许多人将芒罗与安东·契诃夫、约翰·契弗和其他一些短篇小说家相提并论,认为她在这个通常被视为小说之下的文学形式中取得了罕见的成就。她是首位一直生活在加拿大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第一个仅因为短篇小说而获奖的人。瑞典学院称她为“当代短篇小说的大师”,能“在短短几页中包含小说复杂性的全部叙事”。

芒罗直到30多岁才在加拿大以外地区为人所知。她也成为少数几位短篇小说家在商业上持续成功的作家。单在2013年,她的书销量就超过100万册,诺贝尔奖的消息也让《亲爱的生活》卖到纽约时报畅销纸质小说榜的高位。其他畅销书包括《太多的快乐》、《卡斯尔岩观点》和《一个好女人的爱》。

在50多年的写作生涯中,芒罗完善了任何艺术形式中最伟大的技巧之一:通过个案阐明普遍性,以加拿大的故事背景写出广受读者喜爱的短篇。她没有创作任何定义性的作品,但写出了数十篇经典作品,展示了她的智慧、技巧和才华——灵感的情节转折和时间与视角的巧妙转换;微妙而时有讽刺的幽默;对人物的广泛而细致的概括;对各种年龄和背景人物的洞察;对“短小、肉乎乎、黑眼睛,性情外放。对讽刺一窍不通”的通奸女人的简洁描绘。

她最著名的短篇包括《乞丐的女儿》、《科里》和《木星的月亮》。

“我认为任何生活都可能很有趣,”2013年接受诺贝尔基金会采访时,芒罗说。“我认为任何环境都可能很有趣。”

很难想象有人不喜欢或不欣赏芒罗作为作家或个人。她照片中的笑容广泛而温暖,性格也很随和,与她似乎能从空气中取出故事的敏锐眼神相称。她受到乔纳森·弗兰岑、约翰·厄普代克和辛西娅·奥齐克等人的推崇,被视为短篇小说的顶级作家。芒罗的女儿希拉·芒罗在回忆录中表示,“她的小说真实性如此不容置疑,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生活在爱丽丝·芒罗的一个故事里。”

虽然作品不带明显的政治色彩,但芒罗见证和参与了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文化革命,也让自己的人物参与其中。她是一个农场主的女儿,年轻时结婚,1970年代离婚后开始“穿着迷你裙跳来跳去”,如她2003年在美联社的采访中回忆。她的许多短篇都对比了父母那一代与孩子们更开放的生活方式,从她们那个时代的主妇“在丈夫付钱买的房子里发呆”开始。

《熊来过山》可能是读者最熟悉的短篇,它以出人意料的流畅叙述了一位失忆的已婚女性与同在养老院的另一位病人——一个带着妻子和小孩的建筑师——的情事。这篇短篇被导演莎拉·波利改编成电影《远离她》,为朱莉·克里斯蒂带来奥斯卡奖提名。2014年,克里斯滕·韦格主演了根据《恨与爱的船》改编的电影《恨与爱的船》,讲述一位家庭女工离开工作,去一个远方小镇见一个她认为爱着她的男人,但实际上那些浪漫信件是他女儿和朋友编造的。

即使在诺贝尔奖之前,芒罗也在英语世界获得多项荣誉,包括英国布克国际奖和美国国家书评圈奖。加拿大政府三次授予她总督文学奖,两次授予吉勒奖。

芒罗自愿成为短篇小说家。出版商阿尔弗雷德·A·诺普夫的编辑朱迪斯·琼斯不想出版她的唯一长篇小说《女孩与妇女的生活》,在内部备忘录中写道“毫无疑问这位女士能写,但也很明显她主要是短篇小说家。”

芒罗也承认自己不像小说家那样思考。

“我生活中有许多不相关的现实,我也在别人生活中看到,”她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不出长篇小说的一个原因。我从未觉得事物能很好地联系在一起。”

爱丽丝·安·莱德劳出生于1931年的安大略温汉,度过了童年,这也是她后来许多小说的背景。她的父亲是狐狸养殖场主,母亲是教师,家庭从中产阶级到工薪阶级都有。这位未来的作家对金钱和阶级非常敏感。年轻的爱丽丝沉迷于阅读,第一次被读给听安徒生的《小美人鱼》就是她开始阅读的契机。她喜欢发明故事,“上楼梯时也在读书,洗衣服时用书挡在洗衣机和烘干机前面”。

高中成绩优异的她获得奖学金进入西安大略大学学习新闻专业,实际上是追求文学。在大学期间,她就将短篇《影子的尺寸》卖给了CBC电台。1968年,她的第一本短篇集《快乐影子的舞蹈》出版,初版近2700册,次年获得总督文学奖,一举成名。

定居后,芒罗在带孩子、家务和帮助丈夫在共同拥有的书店工作的间隙写作。有一次她就是在洗衣房用放在洗衣机和烘干机旁的打字机写完一本书。她受美国南方作家如弗拉纳里·奥康纳和卡森·麦卡勒斯的影响,通过对地方和对人性奇怪和荒谬的理解得到灵感。

在多伦多文学中心外的隔离中,她还是成功在几家文学杂志发表,吸引了麦格劳-希尔出版社的一位编辑注意。1968年,她的处女作《快乐影子的舞蹈》出版,初版近2700册。次年它赢得总督文学奖,芒罗一举成名——也成为人们的好奇对象。

“当书第一批送来时,他们给我寄来六本,”芒罗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把它们放在衣橱里。我没有告诉丈夫它们来了,因为我受不了。我担心它很糟糕。”后来一个人在家,她强迫自己从头读到尾,发现它没有那么糟。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