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ns April 2, 2024

(SeaPRwire) –   古巴马坦萨斯市(Matanzas)的一个同性恋包容教会,欢迎所有人加入,在这个国家曾经把同性恋者送到劳改营的国家。

身着彩虹颜色的教士领巾和教士领带上的彩虹旗帜,萨拉莱吉牧师(Rev. Elaine Saralegui)欢迎所有人加入她在这个港口城市马坦萨斯的同性恋包容教会。

“我们都受邀请。没有人可以排除我们。”萨拉莱吉牧师对坐在木质长椅上的同性伴侣说,他们在她最近为妻子主持婚礼的都会社区教会(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里牵着手。

在这个保守的、大多数信奉基督教的加勒比海最大国家古巴,这些话和这样的聚会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这里对同性恋的敌意仍然广泛存在。

1959年古巴革命后,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共产主义政权镇压同性恋者,并把许多人送到劳改营。但在最近几年,这个由政府控制的岛国禁止了基于性取向的歧视,2022年通过公投通过的”家庭法”允许同性伴侣结婚和收养孩子。

古巴LGBTQ社区的成员说,这标志着一个里程碑,让他们能够更自由地展示自己的性别认同和更自由地在这个国家崇拜,这个国家在革命后的几十年里曾经是官方无神论。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它逐渐变得更容忍宗教。

“这太重要了。没有足够的词汇可以表达实现那么多人梦想的机会有多大,”马伊科尔·阿诺尔加(Maikol Añorga)说。他和丈夫弗拉基米尔·马林(Vladimir Marin)站在祭坛旁,在周五的礼拜中,他们与其他信众一起轮流献上白色和粉色野花,感谢上帝。

“这里给所有人带来机会,无论性别、种族或宗教,都可以参与和聚集,”他说。

天主教会在其教义中仍然拒绝同性婚姻,并谴责同性或同性恋伴侣之间的任何性关系为”本质上不正常”。不过,教皇弗朗西斯做了比任何前任教皇更多的工作,使教会成为LGBTQ人士更加包容的地方。

在2022年12月,教皇正式批准天主教牧师为同性伴侣进行祝福仪式,这一政策调整旨在使教会更包容,同时保留对同性婚姻的严格禁止。

古巴的家庭法面临着该国天主教会以及不断增长的福音派教会的反对。

2022年之前,福音派牧师从讲坛上发言,在街头散发圣经和小册子,引用上帝的”原始计划”,即男女结合,并将同性关系视为罪恶。

然而,这项措施以近67%的选民支持率被压倒性通过。这是在发生粮食短缺和停电等严重经济危机的情况下进行的,成千上万的古巴人在几十年来古巴面临的最严重经济危机期间移民到美国。

当时,古巴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视频讲话中告诉古巴人,尽管面临经济困难,但他很高兴这项措施得到了如此广泛的支持。他在Twitter上庆祝说:”爱成为法律了。”

多年来,争取LGBTQ权利的运动一直由古巴最著名的同性恋权利倡导者玛丽拉·卡斯特罗领导:她是前主席劳尔·卡斯特罗的女儿,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侄女。

“这只会带来快乐。这只会让人真正感到值得尊重、被爱、被重视、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享有权利和义务,”卡斯特罗告诉美联社。

“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非常宝贵的进步。”

在同性伴侣获得结婚权利之前,卡斯特罗就一直在争取这一权利,同时为警察提供有关与LGBTQ社区关系的培训,并赞助象征性的仪式,在年度骄傲游行中,美国和加拿大的新教牧师为伴侣进行祝福。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美好的精神体验,我相信对那些人来说也是如此,”卡斯特罗说,她现在负责古巴国家性教育中心,是国民议会成员。”首先,我们的口号是’让爱成为法律’。现在,爱就是法律了,我们将继续庆祝它。”

2010年,已退休的菲德尔·卡斯特罗承认,他以前错误地歧视同性恋人士。问及此事,她说这有助于改变公众态度。

“我认为他说得很诚恳。他这样说对其他还附着偏见的人来说很好,帮助他们理解这种思想也可以改变,”她说。

“即使是像他这样的革命领导人,也会有偏见,他能够理解并帮助铺平道路进行改变。”

在1959年革命后的早期,她说,古巴对同性恋的态度与世界其他地方无异。在美国,精神医学机构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精神疾病,在大多数州同性性行为是犯罪。而现在,俄罗斯——曾是共产主义苏联核心的主要支持者——正在抵制全球日益增长的LGBTQ接受度,采取一系列打击LGBTQ活动的行动。

1975年颁布的古巴原家庭法规定,婚姻应限定于一男一女,排除了终身伴侣的继承权。

新的法律不仅仅是同性婚姻平权——2019年活动人士试图将其纳入宪法但未成功——或同性伴侣领养或使用代孕的能力。它还扩大了儿童、老年人和妇女的权利。

萨拉莱吉牧师教会的第一批成员在十多年前开始在一个房屋阳台聚会,唱歌祈祷。

“天空就是我们的天花板,下雨时我们都挤进一个小房间,”萨拉莱吉说。2015年,在美国同性恋友好的都会社区教会的支持下,他们将一座房子改造成他们的教会,配有木质长椅和彩色玻璃十字架,挂在祭坛上方。下面,一个当地的藏传佛教团体在周中使用这里进行音乐练习,提供了一个宗教合作的例子。

“这个教会就是一个家庭,”萨拉莱吉说,她左前臂有一个耶稣鱼的纹身,还戴着一个佛教手链。”这里不仅因为有十字架或祭坛才是最神圣的空间,这里对这些人来说就是一个安全的空间,他们来这里寻求庇护。”

领受圣餐后,18岁的尼科·萨拉萨尔(Nico Salazar)说,他很高兴在这里找到这个安全空间,因为他曾在成长的福音派教会被要求不再回去,自从他接受自己的性别认同。

“圣经的本质就是上帝是爱,其他教会应该强调这一点,而不是通过所谓的罪来压迫和伤害别人,”萨拉萨尔说,他原本是女性,今年开始进行药物治疗。

“爱和罪不是同一件事,”他补充说。

“而且,”他说,”爱人不是罪过。”

本文由第三方内容提供商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对此不作任何保证或陈述。

分类: 头条新闻,日常新闻

SeaPRwire为公司和机构提供全球新闻稿发布,覆盖超过6,500个媒体库、86,000名编辑和记者,以及350万以上终端桌面和手机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韩、法、俄、印尼、马来、越南、中文等多种语言新闻稿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