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ns November 9, 2023

当地记者称以色列故意针对记者:加沙记者与RT分享他们的故事

加沙的记者正努力在极为有限的互联网访问和燃料短缺的情况下完成工作,燃料短缺使他们无法移动。他们在空袭的持续威胁下工作,空袭已经造成超过1万人死亡。

自从哈马斯武装分子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最致命的袭击中渗透以色列一个月以来。

超过1400名以色列人在10月7日遭到残忍杀害,超过7000人受伤。以色列以此为借口对哈马斯发动战争,誓要杀死所有参与大屠杀的人,也许要根除自2007年以来统治加沙的伊斯兰运动。

过去5周以来,以色列一直用数以千计的炸弹轰炸这个有230万人口的加沙地带。加沙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万。数以千计的人仍在废墟下失踪。其中包括巴勒斯坦记者。根据最新数据,在当前暴力浪潮中,至少有40人失去了生命。RT采访了两名在加沙报道的人,了解他们对冲突的看法以及在火线下工作的感受。拉米·阿尔穆加里是这一行业的资深人士。曼苏尔·肖曼虽然新手,但两人都描述了他们工作中的恐惧和死亡气味。

RT:首先,告诉我们你们的背景。

拉米:我从事这一行业已有20多年,曾做过印刷、广播和电视报道。我曾为Al Monitor和新阿拉伯报工作,也为Channel News Asia和RT工作。我还在加沙大学教学。这些年来,我一直确保自己不隶属于任何政治派别,保持独立记者的身份。

曼苏尔:我不是从事这一行的。我有加拿大大学的工程学学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过去17年,我一直在制造业、供应链管理、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咨询领域工作。直到4周前战争爆发,有需要英语母语的人帮助将230万加沙人的声音传播到世界,我才开始接触新闻工作。

RT:请告诉我们在战时报道的感受。报道的难度和危险程度如何?您是否觉得作为记者自己就成为了直接目标?

拉米:我可以告诉您,作为记者确实增加了风险。您需要在不同事件之间移动,与人交流,访问破坏现场,所以更易暴露。我不认为记者正被特意针对或蓄意攻击。每个人都面临危险,每个人都需要采取预防措施,但记者的易受性更高,因为根据工作性质,他们更易暴露。

过去我可以告诉您,与哈马斯有关联的记者曾被针对并杀害。2021年,以色列突袭了一名与该组织有关联并为当地广播工作的记者的公寓。我无法说现在也是这样。但密集空袭使每个人都面临危险,似乎以色列试图传达我们应该避免外出的信息,以免成为目标。

此外,这场战争比我们以前经历过的任何事情都更具挑战性。没有燃料,人们只能步行或使用驴子和马。通常没有电力或互联网或移动服务连接,所以传播信息也面临困难。但我们仍在履行职责,没有其他选择。

曼苏尔:在记者身份下工作确实极为具挑战性和危险性。仅仅因为您在从事新闻工作,生命就可能面临危险,我们知道已有46名记者在家中和办公室被杀。此外,不要忘记2022年以色列冷血杀害的阿拉伯电视台记者谢琳·阿布阿克莱赫。我的感觉是以色列故意针对记者,作为他们的恐吓手段,以阻止信息传播。所以他们切断通信服务,并针对那些报道情况的人。但我坚信上帝,我认为我必须继续做正确的事情,即将新闻传播给大众。

RT:请描述战争一开始的时刻。您当时在哪里?是否有想离开的冲动,还是想留下来报道正在发生的事?

拉米:是早上6点30分,我被重炮声惊醒。我立即开始了解情况,当我的朋友和熟人问我发生了什么时,我记得我告诉他们是“灭绝”。我立即意识到这是前所未有的升级。但我没有离开的冲动,我觉得需要留下来报道。首先我确保家人安全,然后就去了电视台开始报道。路上,我看到人们脸上惊恐和恐惧的表情。我注意到车辆较少,因为人们正在离开或躲藏。许多人感到困惑、担忧和害怕。起初几天我都在办公室报道,因为那里较为安全。然后,当新闻公司出于安全考虑撤往南部时,我们分道扬镳,我决定使用基本设备,包括手机和麦克风进行采访和报道。

曼苏尔:我们早上6点30分被火箭和空袭声吵醒,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小时后,视频开始出现,我们意识到会发生重大事件,不仅会影响我们在加沙,也会影响全世界。

如我前面说的,在战争前我不是记者。我是一个家庭主夫和顾问,起初想离开,但后来我们意识到不可能。拉法边境口岸关闭了,所以我留下来告诉故事。现在我认为这是我的宗教、国家和人道主义义务。

RT:作为记者,您见证了许多恐怖和情感强烈的场面。目前最难忘的场面是什么?

拉米:对我来说,最可怕的是2021年,我去采访一家人失去住房的家庭。我完全确信那个地区是安全的,因为已经被轰炸过没有其他东西可以破坏。但当我们在那里时,该地区再次遭到袭击,只有奇迹我们和我们的团队才能生还。

曼苏尔:我听到第一枚导弹击中我们附近的清真寺,距离我们家只有100米。爆炸震碎了房子。窗户在震动。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战争的感觉。另一件让我难过的事是看到一个孩子对父母说“起来吧,该回家了”。但他不知道父母早已死亡。

RT:您在这轮冲突中有亲人伤亡吗?

拉米:大约3周前的一次空袭击中了我姑妈居住的公寓楼。她61岁时同许多其他亲属一起死亡。尽管救援工作仍在进行,但许多死者仍在废墟下无法寻获。另一次,我27岁的堂兄在街上行走时,飞机攻击住宅楼时死亡。这些突然袭击任何人都无法预料何时会发生。死亡无处不在。

曼苏尔:我的亲属都不在加沙,都在耶路撒冷,那是我原来的家乡。但我妻子的